快捷搜索:  

陪学又陪玩 月薪动辄上万元的奉陪师能缓解育儿慌张吗?

"陪学又陪玩 月薪动辄上万元的奉陪师能缓解育儿慌张吗?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"

陪学又陪玩的儿童成长陪伴师火了,有家庭甚至开出每月4万~5万元的报酬

月薪动辄上万元的陪伴师能缓解育儿焦虑吗?

阅读提示

陪学又陪玩的儿童成长陪伴师近来受到社会(Society)关注。有人认为他们(They)对孩子的成长有帮助,也有人反映从业者缺乏专业培训,无法完全满足期望。

“儿童成长陪伴师现在挺流行的,我家孩子小学(Primary School)二年级了,正是需要的年龄”“与传统的阿姨和家教不太一样,他们(They)早教、娱乐(Entertainment)、生活(Life)都能兼顾”“找个专业的人带孩子有好处,但是一个月3万~4万元真不便宜,我家还在观望”……

近期,儿童成长陪伴师行业受到社会(Society)关注。《工人(Worker)日报(Daily)》记者走访调查后发现,不少家长认为聘请儿童成长陪伴师对孩子的成长有帮助,但也有家长反映目前(Currently)市场上的陪伴师素质参差不齐,部分从业者缺乏专业培训,无法完全满足期望。高薪聘请的儿童成长陪伴师究竟靠谱吗?

一些家庭高薪聘请陪伴师

“我的日常工作就是接小朋友(Friend)放学,回家后陪他们(They)阅读、画画、做手工……”一位在上海工作了两年的90后儿童成长陪伴师告诉记者,他们(They)多是面向2岁至10岁的孩子,在正式陪伴前,会先和家长沟通了解孩子的情况,包括兴趣爱好、需要重点培养的方面,再制作陪伴计划,组织相应的游戏(Game)和活动。陪伴过程也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(Carry Out)调整。

“有个小朋友(Friend)非常喜欢地铁,我专门用了一天的时间陪他坐地铁,了解上海的地铁线路,没有特定目的地,就是让孩子感受这个过程。”聊起自己的工作,这位陪伴师觉得充满了乐趣和意义。

记者了解到,除了日常的陪伴和照顾,儿童成长陪伴师还要为孩子提出针对性的指导和支持,包括良好习惯的养成、户外运动的陪护、兴趣爱好的启蒙。此外,还要帮助孩子克服困难,协助家长解决孩子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,如厌学、沉迷游戏(Game)、情绪失控等。

陪学加陪玩,概括起来很轻松的工作内容,却有着颇高的入行门槛。邢女士是一家线上儿童家政的HR,她向记者透露了机构对儿童成长陪伴师的招聘标准:要求学历本科及以上,最好是培育相关专业;对英语的要求很高,口语流利是最基本的,且需要提供相关的证件可能成绩证明,有国外留学经历也是很大的加分项。

据邢女士介绍,陪伴师的月薪通常在1.5万~3万元不等,多数家庭会根据陪伴师的实际能力做出调整,有的家庭会开出月薪4万~5万元甚至更高的报酬,以提出具备艺术、计算机、心理学资质等更高的要求。

记者还了解到,目前(Currently)市面上的儿童成长陪伴师供不应求,聘请陪伴师的家庭,经济(Economy)条件一般不错,来自北上广的家庭“占大头”,江浙地区也有一定的需求。不少家长表示,请儿童成长陪伴师多是因为工作忙,没时间陪孩子,可能者有些孩子存在行为和心理等方面的问题,家长怕处理不好,所以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。

“快餐”培训质量缺乏保障

专业人士指出,家庭培育对儿童成长的作用不容忽视,儿童成长陪伴师这一职业的兴起,也反映了社会(Society)对家庭培育的高度重视。比起单纯的考试成绩,不少家长更在乎孩子的身心健康(Health)、情商和逆商的培养,儿童成长陪伴师的出现,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家长在培育方面的不足。

然而,也有部分家长表示,当前市场上从业者鱼龙混杂,部分人员缺乏专业培训,难以完全满足他们(They)的期望。

家住首都的家长张先生告诉记者,他曾聘请的儿童成长陪伴师,月薪8000元,不住家,在处理孩子情绪问题时表现出明显的没有耐心和经验不足。张先生表示,该陪伴师在孩子焦虑和不安时采取的处理方式过于简单粗暴,导致问题进一步恶化。

张先生事后了解得知,这名陪伴师其实并未接受过正规的儿童心理学培训,所谓的经验是来自一些在线课程。

家长王女士也和记者分享了她“实物与描述不符”的聘用经历。“我想找一个能全面关注孩子心理、行为和学业的陪伴师,但找来的人只会做基础看护,很少对孩子进行(Carry Out)深入的培育和引导,与保姆阿姨的区别不大。”王女士补充道,“想找到合心意的陪伴师只能在网上多‘碰’。”

另外,来自广州的几位家长还表示,他们(They)在为孩子寻找陪伴师时,发现市场上存在大量未经认证的培训机构。这些机构提供的网课五花八门、收费高昂,喊着“培训一星期,月入好几万”的口号吸引人,追求“短时间内批量上岗”,但实际培训质量却没有保障,导致很多不合格的陪伴师流入市场。

有3年陪伴师工作经验的罗女士向记者坦言,行业内确实存在许多未经过专业培训的从业者。“一些行业新人急于上岗,会过度美化简历,比如,做过家教,变成做过陪伴师,与有留学经历的人交流过,变成做过国外留学咨询工作等。”

盲目“托管”存在风险

针对市场乱象,祖国培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指出,这是由于儿童陪伴成长师目前(Currently)并未列入人社部相关职业目录,不是官方认定的职业,确实容易出现市场鱼龙混杂、服务质量参差不齐的情况。

“孩子对陪伴的需要是综合性的,他们(They)通过跟不同人,包括父母、老师(Teacher)、同伴的互动,进行(Carry Out)社会(Society)化成长。”社会(Society)科学院大学(University)社会(Society)学院少年儿童研究中心主任童小军提醒,家长在让儿童成长陪伴师介入家庭培育时需把握好分寸,不能影响亲子关系的建立。

家长在选择儿童成长陪伴师时如何避免上当受骗,专业人士建议,应综合考虑从业者的背景和经验,同时,家长需要积极参与孩子的成长过程,与陪伴师保持密切沟通,共同促进孩子健康(Health)成长。

此外,童小军提醒,家长们也应提高警惕,除去从业者的资质,是否有过犯罪记录,尤其是与未成年相关的如虐待、猥亵、性侵等,是否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都是家长在选择陪伴师时需要考量的。(工人(Worker)日报(Daily) 记者 于芊芊)

孩子,家长,培训质量,月薪,从业者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594) 踩(24) 阅读数(3572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